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重生校花凶猛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花凶猛 > 第一百零七章 跨年夜·烟花易冷中凌乱的俩个男人

第一百零七章 跨年夜·烟花易冷中凌乱的俩个男人

作者:云空行
    “Annie,Cathy,你们俩位女士想喝点什么?”登上游艇,赵少东身为主人,自然得好好招呼三位客人。

    “楚兄你是没得选,我这里有几瓶威士忌不错,要是你喝不惯威士忌,极品伏尔加也有俩瓶,咱们俩个大男人当然要喝烈酒才过瘾!”

    “有果汁吗?如果有果汁的话我同Cathy就喝果汁好了。”柳若依能喝一点酒,但是肯定不会在这种场合下放开喝。

    今夜天公作美,一弯新月横挂空中,2000年的香江天空远比二十年以后要干净透明,即便在万家灯火映照下,天空依然能看到闪烁着的不少星星。

    海面一片清波碎浪,反射着各种摇曳的灯光,如金蛇乱舞,游艇上主会客舱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此时舱内用紫色的氛围灯映照得若明若暗,同外面夜景一结合,仿佛是置身于童话中的场景一般。

    想不到赵少东这种粗豪的大男人,竟然能想到这么温馨的童话一般夜晚氛围。

    柳若依还好,毕竟心里年龄够大,Cathy很快就沦陷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游艇上看维多利亚湾竟然可以如此美丽!哇,真是太美了。”

    “Annie,Cathy,这是你们的果汁,”赵少东找到了果汁为两位女士分别倒了一杯,然后拧着一瓶威士忌走到楚洛身边。

    “楚兄,要是真喝不下去了你就痛快认怂,反正今晚就我们四个人在,不会有人笑话你的。”

    明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当着柳若依的面,楚洛也不得不上当,“赵兄说笑了,一会儿别喝多了下海捞月亮就好,维多利亚湾虽然美,我们可不敢陪你一起浪。”

    “哈哈哈,楚兄,有趣,真是有趣,为什么我就没有早点认识楚兄呢”赵少东哈哈笑道,“你看,人生由此少了多少欢乐啊。”说完,咕噜咕噜地朝俩个格兰凯恩杯倒上三分之一左右。

    格兰凯恩杯杯型从下到上先放后收,特别适合凝聚香气,在闻香的时候,和其他的杯子相比,香气更加明显,是喝白兰地最常用杯型之一。

    作为有名的花花公子,赵少东在吃喝玩乐这方面绝对是行家里手。

    “今天认识也不晚呢,说起来赵兄名满香江,今儿第一次见到真人,才知道江湖传言害人,如此良辰美景赵兄居然不去倚红偎翠,反倒是同我们来这里吟风弄月,真是名不副实啊。”

    楚洛略带嘲讽地说完,端起酒杯,轻轻摇动了几下。

    酒液在杯子里闪烁着如核桃木般的金黄色泽,显得十分诱人,举起杯子放在鼻子前轻轻一闻,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那种与众不同的醇厚麦芽风味及柑橘的芬芳,立刻让楚洛想起在英伦喝过的一种好酒来。

    “好酒!想不到在赵兄这里,还能喝到地道的Dalmore Paterson。”

    楚洛举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小口,让酒液直达舌头中部,果然口感中带有几分独特的柠檬气息,余味温和圆润而持久。

    赵少东眼神闪烁,显示内心并不平静,尽管他已经一再提升了对楚洛的估计,但是现在看还是低估了他。

    能一口道出他这瓶酒来历的,绝对不会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必然是大富人家子弟才有这种机会和经历,而且极可能跟自己一样留学英伦。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

    “呵呵,楚兄真是好眼力,莫非楚兄也是剑桥的兄弟?”赵少东也举杯喝了一小口,然后装着不经意地问道。

    “惭愧,早前兄弟混过一段时间牛津。这酒喝过几次,当时感觉有点独特,所以才记得。”既然摆开车马,楚洛也不能老是示弱,尤其在这个场合,更不能轻易认怂。

    果然是同类人,赵少东心中一动,确认了自己的直觉后,终于生出棋逢对手的认真感觉。

    “牛津、剑桥,相爱相杀,也算是一家。这么说,咱们还真是有缘,来,干一杯!”赵少东说完举起杯示意后一饮而尽,楚洛自然奉陪。

    这俩人倒也不是一味喝酒,那样太没品。

    按英伦酒会风格,其实大部分时间是沟通交流,很多时候拿着一杯酒能喝一晚上的都有,这俩一边喝,一边说起英伦旧事。

    虽然时间上差了好几年,但是说起那些学校间各种逸闻,竟然莫名熟悉,慢慢产生了惺惺惜惺惺的感觉。

    果然,只有混同样圈子的人才能很快找到共同话题,看着这俩大男人一副相见甚欢,甚至有遗忘掉柳若依的趋势,柳若依心中略有些失落后很快就高兴起来,因为外面的第一轮烟火表演开始了。

    同去年相比,因为不是千禧年大日子,今年维多利亚湾的烟花就没有了那么多花样,对岸高楼中,在打出了2001年的霓虹灯造型后,空中便开始腾起五颜六色的烟花。

    漫天绚烂多彩的烟花,一下子将柳若依的心情带入了一个新的世界,等这一轮烟花散尽徒留满天浓烟的时候,柳若依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首歌来: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

    柳若依走出去,扶着栏杆,看着繁华的烟花转瞬成空,忍不住小声哼唱起这首歌来。

    又是新歌耶!跟着柳若依出来的Cathy一听,又惊又喜。

    这首从来没有听过的歌虽然柳若依唱的声音不大,但是旋律别具一格,歌词更是古典优美,意境深远。以Cathy现在普通话水准其实很难跟随全部听懂。

    但是就是这半懂不懂的,都并不妨碍Cathy欣赏那种苍凉优美的旋律。

    在她脑海中,随着柳若依的歌声逐渐展现出一个经年血战,百战余生的老将迟暮,以及一副佛塔林立,转瞬成空;刀光剑影,沧海桑田的历史沧桑、兴衰无常。

    与柳若依过去的歌相比,这一首风格又是截然不同,听着听着便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古典韵味和深邃历史感扑面而来。

    这是柳若依即兴而作的吗?

    Cathy在一旁亲眼目睹都不敢相信,这词听上去如此精美悠远、这曲如此优美动听,随口之间便敷衍成一首新的神曲,这柳若依究竟是人还是神啊?

    到后来,柳若依歌声惊动了舱内俩个把酒言欢的男人。

    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学贯中西通晓古今的学霸级人物,比起Cathy来,更加能够从柳若依这一曲中体会到更多情感,两人听完后,完全忘记了自己情敌的立场,相顾间看出彼此神色间震惊至极的骇然!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