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重生校花凶猛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花凶猛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楚洛的求援

第四百八十二章 楚洛的求援

作者:云空行
    2004年的春晚前,忙于自己铁矿石生意的楚洛出现在柳若依面前,一脸的憔悴。

    “nn,这次我被人带到沟里去了。”楚洛一见面就开始诉苦,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他的压力有点大,整个人精神充满疲惫感。

    “你现在怎么这幅模样,不着急,歇息一下再说。薇薇安,去帮楚总倒一杯咖啡过来。”柳若依看着楚洛这幅样子,莫名的禁不住有些心痛起来。

    当初聚上市大获成功离开的时候,楚洛都还是神采飞扬的一个人,没想到没几天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在我原来购买的铁矿的旁边几十公里外,有一家新矿山发现了大量铁矿,预计储量40亿吨,可开采量30亿吨以上,当时我就有点心动了,同该矿山的老板进行了接洽,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合资的事情,老板转让一半股权开价20亿人民币,我一看这个价格没问题,算起来比我买的第一个矿便宜多了。”

    “接下来就上心了,找到专业人员对卡拉拉铁矿项目开展风险勘探、选矿试验研究等可行性研究,确认储量和可开采性都没有问题,就贷款将这个铁矿买下来一半股权。”

    “感觉这个矿还不错啊,你是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柳若依没听出有什么毛病。以楚大少现在的身家,贷款20亿也没啥问题,他的聚股票抵押一部分就可以了。

    “矿山本身没啥问题,问题在后期开采上面,我对困难估计得太少了。”楚洛苦笑道。

    “原来我介入的那个小矿山是别人已经完成了前期建设的成熟矿山,需要解决的就是一个运输问题比较难点。说起来也就是一个运输成本的问题,公路运输比铁路贵不少。”

    “但是卡拉拉矿却是一个全新的矿山,当专家把前期开发费用计算出来后,我差点没有晕掉!”

    “不算运输道路建设,前期费用都要将近150亿人民币的样子,如果算是差不多50公里的公路建设费,恐怕得200亿人民币去了。如此巨大的开支我现在哪里出得起。”

    原来是这样。

    柳若依明白了,楚洛这是玩了一把蛇吞象,结果把自己噎到了!

    楚洛在矿山这块虽然已经玩了好长一段时间,显然还是不太熟悉这个行当的所有套路,所以才会犯了这个看起来有些低级的错误。

    当然也不能怪他,随着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第一个矿山已经给楚洛带来了可观的利润,看到有新的机会,自然会上心一些,这没什么毛病,买的东西也不存在猫腻。

    关键是楚洛低估了矿山对投资资本的海量需求。

    以他的身家,几十亿人民币融资没有问题,几百亿那就想都别想了,楚家现在加起来都不行!

    除非将所有家产都清空卖掉。

    但是这样孤注一掷到一个铁矿上,显然没有人会做出这样的决策来。

    楚洛到访的目的也很清楚,就是想找柳若依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资金问题。

    老实说200多亿资金柳若依的确拿出来没问题。她现在在期货市场上的资金早就超过1000亿之多。

    但是这些资金都是拿来不断赚钱的金融资本,一旦抽掉后对柳若依的布局也是有不小的影响的。

    在金融市场,能够成为期货交易的顶级玩家,无不是资本雄厚的占据上风。

    现在柳若依可以通过先知先觉来布局赚钱,靠的就是自己的资本金很高,无惧爆仓的危险,可以将交易头寸打到顶峰而不怕波动。

    可是看楚洛这个状态,如果没有资金进去,他的这个投资可就有点打水漂了。

    二十亿人民币对于柳若依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楚洛已经有些伤筋动骨了。

    “如果投入200亿,解决的还只是公路运输问题,可是照你以前说的公路运输每吨多好几美元成本,这样一个大矿未来如果采用公路运输岂不是多上百亿美元的成本出来?”

    “我们选择了较低的人员工资和较低的卡车采购费用后,大约比铁路贵3美元多一吨,以前我就是一个1亿吨左右的小矿山,咬咬牙也就忍了。

    可是这么大一个矿山要大规模开发,再采用公路运输恐怕就不仅仅经济,而且还会遇到运输瓶颈了。”

    “那照你这么说,修建一条铁路几乎是必然了?”柳若依追问道。

    “是的,从整体成本来说,必须修建铁路,通过铁路来高效运输。”楚洛点了点头。

    “不过现在单单矿山开采的建设项目都已经需求如此大资金,铁路实在没有资金建设了啊。”

    “铁路要修建多少公里?成本大概多少?”柳若依接着问道。

    “我算算,澳洲修铁路倒是不算太贵,现在的价格1公里1亿多,矿山距离港口大概是230公里左右,估计300多亿能够把铁路修建好!”楚洛对于这些基本的还是很清楚。

    “但是这样一来,整体开发成本就高达400多亿才能建设好了。风险实在太大。”

    “风险不怕,现在是你的股权结构不合理,投资这块对方是不是不肯以50对50的方式承担?”柳若依问道。

    “是的,他们只想用资源入股,接下来的投资都要靠我们来解决。”

    “资源入股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要根据整体投入成本来进行重新的股权分配,比如矿山估值40亿,投入建设总成本400多亿,那么他们在未来这个矿业公司中的股份就要调整到不到百分之十的占比。”

    “或者,他们直接将矿山卖给我们。”

    楚洛没有想到柳若依竟然打这个主意,在他看来,原本只是想挪借一下开发建设的费用,没想到柳若依想得这么深远,竟然将铁路都考虑进去了。

    不过楚洛清楚,对于卡拉拉矿山这种大型矿,采用铁路运输才是王道,一吨省3美元,30亿吨可以省90亿美元,比起铁路建设费用来说要多多了。

    尤其是铁路对于矿山产能的限制要小得多,如果是公路运输,恐怕每天出产10万吨都没法处理运输问题,而这样大型的铁矿,一天出产10万吨是起码的要求。

    正常应该达到十多万吨,年产5000万吨以上才具有较高经济性。

    所以一条运输能力强悍的铁路是必须的。

    楚洛被柳若依的这个构想有些惊呆了。

    这样的投入竟然也可以,那柳若依究竟赚到了多少钱?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都扑在了矿山上,对于柳若依的近况还真不是很清楚了。

    “不,我脑子有点乱,让我捋一捋,”楚洛真的有些晕眩了,“nn,你是说你还有资金介入这个铁矿的铁路建设?这可是400多亿人民币啊。”

    “如果能够赚钱,资金方面你不用担心,只不过我是担心这样一来,你的股份也要稀释不少出去。”柳若依笑道,400多亿人民币,换成当下的美元也就是50亿美元左右。

    现在人民币还没有调整升值,这个也是柳若依坚持要投资内地的商业地产的原因,现在的汇率进去单单这个汇率差就会是一大笔利润。

    “我的股份稀释了没关系,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资金进去,我这笔资金就全部会打水漂了。”楚洛苦笑道。

    “如果资金方面没有问题,在商言商,我们按商业规则来操作这件事最好。”

    “资金我可以找到,而且,”柳若依看着楚洛,忽然还是有些心软。

    “这件事我们俩就不要计算那么清楚,资金算拆借给你,未来这件事我投资和出主意,你来具体实施,最终的收益一家一半好了。”

    “那怎么行,这笔钱说实话投进去能不能收获来我自己都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虽然说铁矿石一直在涨,只是现在也就是20多美元不到30美元一吨的到港口价格,我觉得就是未来三五年后涨到50美元,这个矿的回收期还是很长呢。

    这件事如果nn觉得风险太大,那就算了,我这投入的部分想想别的办法吧。别把大家都陷进去了。”

    楚洛这话说得情真意切,真是关心柳若依。

    “只要澳洲那边股权和开矿、修建铁路的手续等诸多事情你能够搞定,这个事我给你说是肯定会赚钱的。”柳若依当然知道楚洛这是心里话,他毕竟没有看透未来的超能力。

    但是这件事对于柳若依来说,不在于资金,也不至于市场,而是在于是否能够搞定澳洲当地的事情。

    “这些方面倒是没有问题,我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有人投资肯定是大好事,相当支持,只要在适合澳洲本地人的工作岗位方面倾斜当地人来做,那就一切都好说。”

    “而矿山股权的事情,我回头同对方谈,或者是买断,或者按现在价格溢价以每吨多少权利金方式来支付都可以。”

    楚洛对于这些事情还是很有自信,本来他就是一个伦敦熏陶过的精英,现在将身份改变成香江投资的居民,对于澳洲的投资正好没有什么限制了。

    “其实铁路建设方面,你可以了解一些内地大秦铁路,”柳若依看楚洛说得那么肯定,对他提示到,

    “我可以肯定建设铁路的成本,如果按照内地铁建来做,不但时间工期有保障,而且成本比你预算的要低很多。”

    柳若依对于大秦铁路的了解,源于上一世做能源行业分析的时候,特意调研了这条煤炭运输大动脉,如果不出意料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开通了万吨煤炭专列了。

    这可是大宗运输的神兵利器,成本之低可以秒杀公路运输几条街。

    按照柳若依的记忆,以现在价格,用内地的建筑工人建设每公里恐怕就几千万可以了。

    “好,我回去先了解了解。”楚洛是有家族的人,当然也不会放着家族的势力不用。

    这种事情对于别人来说是难事,对于他来说,很快就可以拿到很详细的材料。

    甚至于干这个铁路建设的相关部门和相关设备制造商,楚洛也很快找到了联系人。

    这一通操作下来,折腾了楚洛十多天的时间,不过楚洛了解下来后,一点都不感觉到累,反而在再度到香江见柳若依的时候显得相当的兴奋。

    “nn,你真是厉害,大秦铁路从2003年9月1日起就开通了万吨重载列车常态化运行。

    而且就我了解到的情况,当初建设这条铁路的时候,一公里大概也就是5000多万的成本,当然这是九十年代,当初的物价要低很多。

    不过据铁建的人说,现在的建设成本,如果桥梁隧道少,最多也不过8000万一公里就可以了,如果土地比较平坦,工程施工方便,砂石获取容易,那成本还可以下降不少。”

    “而我的铁矿那边的情况,正好就是大多数是平原地区,只有靠近矿山的这几十公里是山区路况,相对来说,工程施工已经有通车的公路为依托,至于砂石之类建筑材料,那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那边大把的是。”

    “正好内地的铁建部门现在工作量也不是很饱和,从工程机械到工人都很方便调动,我计算过,如果按照用国内铁建来施工建设,铁路主要钢材和水泥随着运铁矿石的大型运输船运输过来,成本比起澳洲本地购买要低很多。”

    “而对于这些高污染的建材产品,澳洲的进口关税也比较低,进出口相当容易操作,咱们真要开建这条铁路,不知道国内多少人会因此受益。”

    “别的不说,铁建那边很多人直接上门在金海堵我呢,他们领导给我拍胸脯说上万都可以调动!别说澳洲,非洲都一样去!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只要有活儿干就好!”

    楚洛巴拉巴拉说了好一大串,这些情况柳若依虽然不知道详细细节,也可以想象了解情况后对于楚洛是具有怎么样的冲击。

    内地的铁路投资虽然不少,不过相对于庞大的铁路建设大军来说,还是显得僧多粥少。陡然间放出这么一单大单出来。

    他们还不得疯掉了一样。

    如果柳若依是黑心老板,她完全可以通过招标将这个建设成本压缩到至少同国内差不多的水平上。

    但是柳若依不会这么干,毕竟是在澳洲,对于这些工人来说,不但辛苦,而且当地生活成本也的确要高很多。

    这笔钱,柳若依不打算在这些赚辛苦钱的人身上省。相反,如果建设工程进展好,建设质量高,柳若依还会为他们发一个大红包。

    当然,这就是未来的激励措施了,现在还没有必要提前说出来。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