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水墨云清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水墨云清 > 0242.暗度陈仓

0242.暗度陈仓

作者:浮泠
    “哦?放过你?不如何老你来给我一个理由。”

    陆离的笑容愈发深邃,周围的人顿时感觉遍体生寒。

    “对于一个随时可能会背叛我的人,你觉得我为何要留下?”

    见陆离不为所动,何老硬撑着重新站了起来,“陆离!你以为除掉我你就可以后顾无忧了吗?哈哈哈哈!别做梦了!”

    他一直都觉得有人在何老背后进行策划,虽然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可反过来想,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避开SUN和Y组织情报网的,只有......

    陆离转过身,阿信立即领会到他的意思,挥了挥手,那些一直在假扮何老手下的cleaner,立即将身受重伤的何老带了下去。

    “你们放开我!我是长老!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这些日子他在组织内大肆搜刮财产,并欺压组织内成员,每个人心底都压抑了不少怒火。面对他歇斯底里的怒吼,其他人根本不为所动。

    阿信站在窗边看着他们远去,回到了陆离身后,“离少,何老偷偷转移的钱都找回来了,他那些心腹已经被关进了禁室,至于何老他......”

    “杀!”

    陆离冰冷的吐出这个字,眼神森寒的有些可怕。

    “是!”

    ......

    白默跟随沈河回到了沈家的住宅区,这里是市里最豪华的地段,处于半山上,没事时还可以俯瞰全市风景。

    沈岺清的母亲在她十二岁时便因病离世,为了让她得到更好的照顾,沈河后来并没有再婚。

    只是他平日里忙于研究医学和工作,虽然给了沈岺清的教育和保护,却她始终缺乏父母的关爱。

    家里的环境比较简单大气,很少有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以木制家具为主。

    踏入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家,白默内心莫名涌现出伤感。

    虽然她恢复了记忆,但是沈岺清的过去始终停留在她的脑海中,十分清晰挥之不去。

    白默幼时遭受的是殴打和谩骂的童年暴力,而沈岺清却像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鸟,能够享受的只有孤独和束缚。

    也许正是如此,她们之间像是产生了某种共鸣,能够深刻理解对方的那种感受。

    白默为自己的想法不禁有些好笑,她该不会迷幻药吃多了,被陆离整的精神分裂了吧?

    家里的佣人得知她要回来,早已备好了茶叶和水果,以及她喜欢吃的一些点心。

    白默和沈河坐在客厅里,陪他聊着在Z国时的趣事,以及一些新鲜的所见所闻。至于她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还不打算说出来。

    在陆离和他手上的SUN组织垮掉之前,白默绝不可能再让一世清名的沈家牵扯进来。

    当然她顶着不孝的名声离去,如今亦会尽最大努力给予沈家保障。

    两人聊到了晚上十点多,沈河这才放白默回去休息。

    刚刚回卧室没多久,还来不及感慨,便接到了陆离的来电。

    看着狼狈不堪的何老,她心里十分解气,犹记得当年刚进入SUN时,经常被这人骚扰,可惜他手上底蕴丰厚,就连当时的亚伦都忌惮三分,更别提如今刚上位没几年的陆离。

    不过他的手段的确比亚伦要狠,当初没能斩草除根,如今短短几年,将他隐藏的势力全部挖出,来了一出暗度陈仓的戏码,彻底除掉了这个毒瘤。

    至于那些箱子中的恐怖人头,的确是她做的翻糖蛋糕,那段时间在岛上无事,便答应了陆离的要求。

    以前假期学过一段时间西点,对于这些还算是得心应手。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既然他当初敢对夏薇下手,想要借此利用她,那么她又何必手下留情?

    看着何覆藤这个曾经在SUN组织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却被陆离用短短几年时间扳倒,真是大快人心啊!

    白默将手机关机后,重新躺在了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亚伦当初留给的信,他究竟会藏在哪里呢?

    几年过去了,他真的没有发现其中的秘密吗?

    白默烦躁的坐起身,将枕头抛向地上,片刻后又下床捡了起来,抱着它走向远处的软榻上。

    拿起包包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药瓶,这里是陆离留给她的实验解药。

    是药三分毒,比起之前来说,这个解药的危害性已经减少了很多。看了下时间,趁着副作用还没有发作,立即吃了一片下去。

    察觉到体内没有异常,这才回到床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随后沉沉的睡着了。

    ......

    这一夜,大概是这两年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

    不必担心在易青等人面身份暴露,或是陆离会随时杀掉她,又或者害怕没有解药后自己会受不住疼痛而身亡。

    窗外的天灰蒙蒙的,像是久旱过后即将要迎来的一场暴风雨。

    次日六点多,白默便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她身上唯一不曾改变的恐怕就是起床气了。

    她极其不耐烦的穿好衣服,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口才发现是女佣,“小北,有什么事吗?!”

    “大小姐,陆教授来了。”

    听到陆教授白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才意识到是陆离,大脑瞬间清醒,下意识脱口而出,“他来干嘛?”

    “您之前说要继承家族的责任,所以陆教授特意来接您去医院。”

    白默脑子直接懵了,她又不是真的沈岺清,哪里会什么治病救人,昨天在宴会上说那些,只不过是不想让沈河在众人面前落了面子。

    “呵呵...那个......你先下去吧,我去换衣服洗漱,你让陆离先走,我等会去找他。”

    “陆教授说,他不赶时间,就在楼下等您。”女佣声音温柔悦耳,但白默却非常头疼。

    果然骗人是不对的,说一个谎就要用一万个谎言来圆。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是。”

    等女佣走后,白默关上房门,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在Y国的这几年里,她一直都在生死边沿徘徊,或者是研究饰品设计,根本就没接触过医药。

    她所有的记忆,都是沈岺清所学到的知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她脑子里,但的确是存在的。

    但愿不会露馅吧......

    她快速换好衣服洗漱完朝着楼下走去,只见陆离果然端正的坐在客厅中陪沈河聊天。

    两人聊的还挺投入,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笑容,连她出现都没有发现。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