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轮回武侠世界混日子 > 第二百〇三章 僧道辩法

第二百〇三章 僧道辩法

作者:骑牛看马活着
    这半年过去的很快,李破自从那次见过葵花老祖后,便一直在白云观中研习葵花宝典,再也未出过门。

    而朱厚熜则好似完全变了个人一般,这半年来他变的更加专断独行,朝堂之上,稍有不顺意便要将人拖出去廷杖,短短半年便已有15人拿到了廷杖成就,更有3个御史直接死在了廷杖之下。

    朱厚熜的帝权越发的巩固,在2个月前,朱厚熜终于同意了蒋太后的意见,立陈氏为后,皇帝大婚,大赦天下,朱厚熜在大婚的前一晚托陆炳给李破带了一句话,却是一句简单的”师父,对不起,我是个懦夫。”

    李破心中又岂能不知,朱厚熜从小和他父亲,他父亲爱书成狂,更是极力推崇儒学,不然朱厚熜又何故要去关心君子剑岳不群是不是真君子呢?他终究过不了自己那关,为了曲非烟可以放弃他的帝王霸业,放弃他的命,可他终究不能放弃他的天。

    反了这天,那他又是谁呢?朱厚熜不敢,他情愿做一个懦夫。他也不过是个16岁的孩子罢了。

    “死老鬼,快快快,师兄赏了套衣服给你,说今日是僧道辩法,你必须穿的光鲜亮丽些。”陆炳飞快的窜入了李破的房间,手上正端着云袍发冠。

    李破摇了摇头说道:“我穿这一身便很好,这身衣服是我小徒弟亲手缝制的,最是合身,都穿习惯了,脱不下来了。对了,芹儿准备的如何了。”

    陆炳笑嘻嘻的说道:“早就在外面等候啦,师兄特下旨意,这次僧道辩法在白云观外进行,少林寺还有藏边的秃驴们,都到了,在过1个时辰便要开始辩法了。怎么样老鬼,咱们走吧!”

    李破随手一个爆栗子敲在陆炳头上说道:“要叫师父,一点规矩都没有。”

    陆炳吃痛,捂着头不在多言,李破随着陆炳走出了房间,不远处刘芹真领着武当弟子和白云观的道士等着李破。李破一个稽首道:“今日,乃是我玄门一雪前耻的最好机会,希望诸位道友可以精诚一致,光大玄门。”

    众人唱了个喏,又道:“谨遵玄都妙法真人法旨。”

    李破点了点头便往外而去,刚入大殿,便有个小太监在那唱道:“玄都妙法真人到。”

    李破拿眼一看,这大厅中却分成了3部分,正中当头的放了把龙椅,其下又摆了七张椅子,左侧乃是玄门的位置,乃是主位,毕竟今日辩法是在白云观,李破坐在了上首,刘芹随侍左右。

    右边乃是释门的位置,现下他们还未到,李破坐下等了会,却听到那小太监唱道:“少林寺方丈方正大师到,藏边丹巴活佛到,五台山大方禅师到”一连好几人,李破起身与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客套了一番。

    一会玄门这边的人也来齐了,龙虎山张天师,青城山佟沧山等等也一一入座,李破也一一和众人打着招呼。

    最后确是朱厚熜领着一班大儒入场,今日大家均穿着常服,故而众人也只是起身施礼,不用大礼议nb。朱厚熜落座后,几位大儒引经据典各讲了一番老子化胡经的源流。

    最后朱厚熜才说道:“释教本为外传,绵延千年之久,道家玄门自称老子嫡传,至今也是千年之久,然则老子化胡经是真是伪,亦是争论千年,未有定论,今日群贤毕至,儒释道三教齐聚一堂,请试辩之。”

    这便是要开始的意思了,又有小太监出来说道,此次辩论,每一方可以轮流向对方提一个问题,对方必须解释,若无法解释下去,便算输,总共可以提出九个问题,若到最后大家仍然不分胜负,则由七位大儒评判。

    李破一方乃是地主,为了展现大度,便将首次提问的机会让给了释门,来自藏边的丹巴活佛第一个提问,只见他站起来便问道:“老子十一化乃是老子化胡经之续篇,详载了老子种种神通,今试论之。

    第化云。太上老君昔于龙汉之年,从元始天尊,于中央大福堂国,说灵宝十部妙经。出法度人,又于东极大浮黎国,出法度人,以紫笔书于空青之林。又于南极禅离界,以火炼真文莹发字形。又于西极卫罗世界,北极郁单国,皆出法度人。老君以五方真气之精结成宝字,大方一丈角,垂芒为云篆之形,飞鸟之状,以立文章。又云,坟典自我而出,经籍自我而生。”

    说罢便洒然一笑道:“夫文字之聿兴爰从上古。伏羲氏之王天下也。始画卦。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由是籍籍生焉。故有青丘紫府三皇刻石之文。绿检黄绳六甲灵蜚之字。后有苍颉因而增制。大篆起于史籀。小篆兴于李斯。飞白创于蔡邕。隶书变于程邈。秦书体。汉字六形。瘦金堆金垂云垂露。蔡叶龙爪颜体坡书。皆循古以增成。近代而改制。岂假真气而结。何关老子传来。

    诸位道兄,这文字可是老子集五方真气凝结而成的,未知这五方真气如何凝结成字。”

    刘芹双目紧闭,心中暗暗气苦,如今上面坐的乃是当世大儒,若说文字乃是老子所创,那便是否决儒家经典了,比赛的时候你否定裁判,这比赛你还能比的下去吗?

    这时李破却笑道:“活佛,何其谬矣,岂不知仙人自有仙人文字法度,与凡人文字何关,今日便叫活佛一观我玄门的飞鸟之文。”

    说罢李破手一拍桌子,桌面上水壶中的酒水便直直的往外喷出,到在空中凝成了一大团,李破一运气,便将那团酒水分成了几道文字,分明是半阙诗“黄鹤飞去且飞去,白云可留不可留。”

    众人皆是大惊,未想到李破的武功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更惊讶的却是朱厚熜,这半阙诗,却明明是对他说的,走的人便让她走吧!要走的人终究是留不住的,朱厚熜眼眶一红,差点落下泪来,师父终究还是原谅了他的怯懦。朱厚熜转过头,揉了揉眼睛,不让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这时,李破已经撤掌,酒水便直接落了下来,李破笑道:“这位活佛,老子用真气凝结成字,不过小道尔,他留下的对于大道的理解,才是真正珍贵的东西,你说是不是?”

    那丹巴活佛已然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了,少林方正更是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时李破却笑道:“既然贵方已然出过题了,那我这里也有一问,敬问各位大师,我得真武大帝传法,并传下灵丹妙药,更有真武大帝佩剑一柄,真武大帝言,释迦乃老子西行之化名,诸位大师可能证伪?”

    好吧,李破已经不打算要脸了,说真的,这样的辩论对他而言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各人引经据典,大谈特谈又有什么用,辩来辩去都是些毫无意义的玩意,还不如直接打破这一切,正好李破的手上便又3件法宝。5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