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盛宠之将门嫡妃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185.师父归来(一更)

185.师父归来(一更)

作者:三木游游
    叶翎躺在二楼,听着下面趋于平静。想起秦忆如的所作所为,心中唏嘘,秦徵实在是太惨了。有些人的恶,超出想象。

    不见南宫珩上来,困意袭来,叶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秋夜风凉。

    秦徵躺在竹榻上,闭着眼睛,面白如纸,眼角还带着泪痕。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已无法承受。

    南宫珩让天枢送来一套新的被褥,他把秦徵抱起来,被褥铺好,让他躺着,盖好被子,拉着他冰凉的手,捂了一会儿,放进被子下面,把门窗关好,轻手轻脚地上楼。

    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纱账垂着,叶翎已经睡着了。

    南宫珩上床,尽管小心翼翼,但还是把叶翎吵醒了。

    叶翎没睁眼,靠过来,抱着南宫珩轻声问“师父还好吗?”

    南宫珩摇头“不好。”

    “以后我们好好孝敬他,帮他找到那个如意。”叶翎轻声说。下面人说的话她都听见了,秦徵送给南宫珩的那把刀,原本的主人,应该就是秦徵心里的女子吧。

    “好,睡吧。”南宫珩轻轻拍了拍叶翎的肩膀。

    叶翎又睡着,南宫珩却久久没有合眼。

    方元不放心,站在湖对岸往这边看,见灯都熄灭了,才回去休息。

    按照南宫珩的命令,秦忆如被酷刑折磨了一整夜,咬死不松口,中间昏死好几回。

    因为秦忆如知道,一旦她交代了,等待她的就是死。但她的条件,南宫珩是不可能同意的。不想死,就生不如死地耗着。

    翌日,南宫珩醒来,下楼就发现被褥叠得整整齐齐,但秦徵不见了!

    他们在上面,没有听到任何动静。问了属下,没人发现秦徵的踪迹。府里各处找了一圈,确认秦徵是真的离开了。

    “师父应该不会想不开吧?”叶翎微叹。

    南宫珩摇头“不会。是他自己走的,许是想起什么事来,回逍遥谷去了。我派个人到逍遥谷去瞧瞧。让他一个人冷静一下也好,该回来的时候会回来的,毕竟秦忆如还在这里,师父定然想知道她没说的秘密。”

    叶翎想想,应是如此。

    方元做了早饭,送过来,见秦徵不见了,十分担心。

    听南宫珩说秦徵可能是回逍遥谷去了,方元要走,被南宫珩拦住了。

    “阿珩,到底怎么回事?小师妹为何要害师父?”方元不解。

    南宫珩跟方元简单讲了事情的经过,方元听完,整个人都傻了“我不明白,我不懂……师父对她那样好,她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南宫珩想起叶翎说过的话,转告方元“师兄,善良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有些人作恶,你不会懂的,也不用懂。好好的,师父会回来找我们的。”

    “师父……”方元眼圈儿一红,“师父该多伤心多难过啊!师父那么好的人,遇上这种事,他还能回来吗?”

    “能。”南宫珩点头。活到一把年纪,仍对人对事有一腔赤诚的秦徵,会回来的,会好的。至于那些贱人,都见鬼去吧!

    昨夜说好,今日南宫珩和叶翎要进宫去找百里夙和叶缨。不过叶翎依旧很虚弱,南宫珩没让她出门,怕见了风再染上风寒,他一个人去了。

    到宫里的时候,百里夙才刚下早朝。离开这段时间,西夏国一切安好。

    “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把你师父救回来的?怎么抓住的虞澍?那个老妖婆呢?死了还是跑了?”百里夙问。

    “姐夫,你最近话真是多了。”南宫珩落座,神色平静地把先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并没有刻意隐瞒叶翎受伤的事。

    叶缨听完脸色就沉了沉“你们俩,胆子也太大了!尤其是小妹,她当自己是铁打的吗?”

    百里夙安慰叶缨“现在不是都没事了吗?别生气,他们已经很辛苦了。”

    “我知道!”叶缨皱眉,“我不生气,我什么都不说,难道让那个丫头以为我赞成她这样做?下次还是如此,不顾自己安危往前冲?若她有个三长两短,你赔我一个妹妹吗?”

    百里夙轻咳两声,正了正神色“你说得对!必须要生气,还要骂她,狠狠地骂她,让她长记性!最好把她揍一顿!”

    “那是我妹妹,轮得着你说她?”叶缨又怼百里夙。

    百里夙赔着笑“是是是,我的错,从头到尾全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这次有惊无险,小妹也是知道自己冲动了,不敢见你,这不昨夜就躲着,今儿也不敢来。”

    “她躲着我就见不到了?我等会儿就去找她!”叶缨冷着脸说。

    南宫珩没有隐瞒,叶缨虽然生气,但更多的是后怕。而她从头到尾也没责怪过南宫珩没有保护好叶翎,虽然南宫珩本以为叶缨会骂他。

    因为叶缨知道,那定是叶翎的主意。理性来讲,南宫珩的确不能亲自上。

    南宫珩惦记着叶翎,说完就要回去,百里夙起身跟上,见叶缨坐着不动。

    “不是要去宁王府找小妹吗?”百里夙问。

    叶缨摇头,叹了一口气“现在去做什么?她那么拼,也是为了我们能有安宁日子过,让她好好养着吧。等她好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南宫珩唇角微勾,对着叶缨拱手,什么都没说,一个人回去了。

    理解万岁。

    不过南宫珩刚走,叶缨就让人准备了许多补品药材,送到宁王府去。

    于是,叶翎中午就喝上了只有宫里才有的极品血燕,感叹了一句“我姐真好!”

    不止如此,叶缨还让人从宫中御花园刨了一棵树,送来宁王府,就种在竹楼外的湖边。叶翎在二楼窗边往外看,一眼就能看见。

    是西夏一种名贵树种,名字叫做平安树。

    南宫珩把叶翎的躺椅搬出去,把她抱过去,让她躺在树下,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风不易过来,给叶翎把脉,轻哼了一声说“真是嫌自己命大!若不是秦老前辈实力高强,拼尽全力救你,阿珩赶到及时,你已经见阎王去了!”

    “所以说,我福大命大。”叶翎很淡定地说。

    “下次打不过就跑,知道了吗?”风不易瞪了叶翎一眼。

    “知道了,小风风大爷。”叶翎唇角微勾。

    “虞澍……”风不易提起这个名字,就皱了眉,“他不会轻易给阿珩解蛊的。”

    “这是必然。”叶翎说,“他跟秦忆如一样,都知道,把底牌交出来就没命了,但不交,就会生不如死,他们又都贪生怕死,绝不会选择自我了断。”

    “那就一直这样耗下去吗?”风不易问。

    叶翎微微摇头“当然不会。想要打破僵局,我们最终还是要跟他们谈判,但他们真的想跑,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为何耗着?现在直接谈,把事情尽快解决不好吗?”风不易不解。

    叶翎摇头“这不是耗着。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先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出口恶气。第二,把他们打怕了,打服了,打得快死了,接下来谈条件的时候,会比现在好办很多。若是我们急吼吼的,你信不信他们会一直得寸进尺?”

    风不易沉默片刻之后说“我想去见见虞澍。”

    “去吧,别被吓到就好。”叶翎点头。

    原本虞澍被关在柴房,但昨夜府里多了一个犯人之后,南宫珩的属下就专门在他们住的地方搞出了一个刑房。

    这会儿新的一波酷刑刚刚结束,风不易进门,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虞澍和秦忆如先后被打失禁,尽管窗户开着,还是令人作呕。

    风不易一开始都没认出哪个是虞澍。

    双腿被砍掉的虞澍,绑在一个柱子上,垂着头,满是血污的白发遮住脸,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毁容瞎眼的秦忆如,只是断了一只手,被绳索吊在房梁上,身上还在往下滴血。头歪着,闭着眼睛。

    风不易看了两眼,转身出去,捂着胸口干呕起来。原本他一直想质问虞澍的话,想了很久,但这会儿见过虞澍之后,他突然觉得,没意思了,没什么好问的。

    问虞澍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异想天开得永生,不用问。

    问虞澍为何没有良知?他这种满口仁义道德,骨子里大奸大恶的人,根本不懂良知是什么!

    宁王府里还关着几个俘虏,木苍和包括木仲天在内的三个老者。

    这几个人,对南宫珩和叶翎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如何处置,是个问题。准确来说,是该如何处置木苍。

    南宫珩下令,让天枢把木仲天三人直接杀了。如今他们的主子已经被擒,留着他们没有意义。而这三人跟虞澍同流合污,可不是被虞澍给骗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虞澍在做什么,暗中帮虞澍做了不少恶事。

    不过木苍这个人,跟木仲天不是一路的。

    为了妻儿安危,他被虞澍胁迫,帮忙做事,总共执行过两回任务。

    头一回,是在清云城,木苍跟着木仲天一起,辅助楚明泽去验证宋清羽是不是云尧。

    有件事南宫珩和叶翎都不知道,当时木仲天本来要杀掉七星,是被木苍阻止了。

    第二回,就是在晋阳城,佯装刺杀南宫珩,因为他实力最弱,第一个被擒。而这是虞澍安排的,甚至木苍被抓都是楚明泽设计好的。

    对于木苍,没有必杀的理由,因为说到底,他们无冤无仇,木苍也没有真的为虞澍做恶。

    木苍亲眼看着他的师父被杀死,尸体被拖走,就剩了他一个。他对木仲天的死,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他和完颜幽都是因为木仲天才落到今日这番境地的。

    然后,木苍见到了南宫珩。

    “完颜幽还活着,你们的孩子也在。”南宫珩开口对木苍说。

    木苍原本死气沉沉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你……你没有骗我吧?”

    “虞澍被我们抓了,不过那个老妖婆带着完颜幽逃走了。”南宫珩说。

    “虞澍……”木苍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

    “今日,我会放了你。”南宫珩说。

    木苍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你们,真的要放了我?”

    “因为我夫人觉得完颜幽很可怜,我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至于离开之后,你能不能找到她,你们日后会如何,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而且,目前来说,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虞澍……虞澍会不会知道幽儿在何处?”木苍神色急切地问。

    南宫珩摇头“他不知道,因为他是被舍弃的,那几个人藏身的地方,如今没人知道。你自己去找吧,若是找到,能告知我们的话,那是最好,不能也无妨。”

    南宫珩话落,天枢把束缚着木苍的锁链放开。他曾经在晋阳城的时候被用过刑,但如今已没有大碍。天枢扔给他一个包袱,里面放着干净的衣服,他的武器,还有几张银票。

    “走吧,好好做人。”南宫珩话落转身离开。

    木苍跪在地上,对着南宫珩的背影磕了一个响头“谢谢!日后有机会,我定会报答今日不杀之恩!”

    木苍知道,南宫珩和叶翎就算把他给杀了,也有充分的理由,因为他曾经为虞澍做事。

    木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暗中离开宁王府。天枢跟他说了,先前完颜幽所在的山谷在何处,木苍打算先到那里去,看能不能找到楚明泽一行离开时留下的痕迹。

    南宫珩和叶翎之所以没有选择让木苍投诚,跟他们合作,一起对付那老妖婆,原因是木苍不可控。虽然他们的敌人相同,但目的是不一样的。

    若是有朝一日,木苍被老妖婆那方给抓了,完颜幽有性命之危,他有极大的可能,会选择出卖南宫珩和叶翎。

    倒不如趁早各走各路,不要再有过多的牵扯,日后再见,是敌是友,看情况。

    转眼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

    在二十四孝好男人南宫珩的精心伺候调养之下,叶翎身体恢复大半,已经行动如常了。不过风不易和南宫珩达成一致意见,均认为叶翎最好三个月之内都不要动武,也不要修炼,否则刚刚愈合的筋脉很容易再次受损。

    派去逍遥谷的人早回来了,说见到了秦徵,但他仿佛处于自闭状态,跟他说话也没有回应。

    中秋节夜,南宫珩和叶翎带着叶旌去宫里参加家宴回来,方元和风不易守着一大桌子菜,正等着他们。

    “团圆的日子,师父怎么还不回来?”方元好几次往门口看,神色担忧。

    一道黑影出现在门口,方元愣了一下“师……师父?!”

    虽然南宫珩总管秦徵叫老头,但他如今尚不到五十岁,曾经有一次练功差点走火入魔,导致出现了一点花白的头发,如今全白了,银丝如雪。

    其实秦徵并不矮,只是原来有些胖,总是含胸驼背,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显得矮。如今他短短数日,急速消瘦下去,看起来整个人都高大了不少。

    曾经秦徵总是穿得破破烂烂,如今身着一身墨色锦袍,头发用木簪竖起,胡子剃掉,五官终于清晰起来。

    忽略那头白发,竟然是个相当俊朗的大叔!

    秦徵神色淡淡,抬脚走进来,把他带来的一个包袱扔在旁边,在方元身旁坐下。

    “师父,你……”方元打量秦徵,看着那头银丝,鼻子一酸,“师父的头发……”

    南宫珩笑着说“大师兄,师父的头发明明很帅!师父现在整个人都很帅!秦老大,不错哦!”

    “没大没小。”秦徵面无表情地说。

    “秦老大,你改走面瘫路线了?”南宫珩调侃秦徵。

    叶翎笑了“阿珩你说什么呢?师父这叫冷酷风!”

    南宫珩眼眸微闪“秦老大,你回来得不是时候,没做你的饭,家里也没空房间了。来来来,冷肃的秦老大,给你一张银票,请你冷酷地离开,到酒楼去好好吃一顿,找家客栈住。”

    南宫珩说着,当真掏出一张银票递给秦徵。

    秦徵一拍桌子,伸手就揪住了南宫珩的耳朵,没好气地说“臭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叶子救命啊,师父要谋杀我的耳朵!”南宫珩对着叶翎挤眉弄眼。

    “我支持师父,揍他!”叶翎笑得很开心。

    风不易嘿嘿一笑“前辈,我也支持你!”

    秦徵绷不住,笑了出来,推开南宫珩,坐下,扫视一圈,清了清嗓子说“有件事,我要宣布。”

    “师父说。”方元点头。

    “别叫师父了,叫爹。”秦徵正色。

    方元愣了一下,继而神色一喜,响亮地叫了一声“爹!”

    “师父,我有爹,不会管你叫爹的。”南宫珩说。

    “谁稀罕你这个臭小子?一边儿去!”秦徵给了南宫珩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叶翎,“小叶啊,要不要认个义父?以后义父罩着你!上回是意外,其实我武功还不错的!”

    叶翎笑得乖巧“义父。”

    “哎!”秦徵点头,很是开心。

    失宠的南宫珩,默默地揉乱了风不易的头发,被风不易踩了一脚。

    “秦老大,你不会是假的吧?”南宫珩眨了眨眼睛。

    秦徵轻哼了一声“老子想通了!以后好好过日子,跟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把老子的女人找回来!让那些狗东西,都见鬼去吧!”

    8.。.8.()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