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半水青烟半水寒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半水青烟半水寒 > 第九十三章 死局的结局

第九十三章 死局的结局

作者:彼得猫的雪
    沙诘罗讲完,也长吁一声,仿佛卸下了心中的重担一般。

    紫凌却将不满,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并大声地嚷嚷起来:“大师,然后呢?怎的停下来了?”

    沙诘罗两手一摊道:“讲完了。”

    紫凌有些惊讶,仿佛吃得正嗨的美食,被人生生地夺走了一般。她的表情很狰狞,咬牙切齿地道:“讲故事讲一半,是没有道德的!”

    沙诘罗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就差个结局,你姑且自己猜一猜。”

    紫凌一呆,眼睛转了几转,一拍脑袋道:“是了。大师您伏法之后,被判斩刑。第二日,您被押解到菜市,当众斩头。正午时分,只听监斩官一声大喝:‘时辰已到。’随着被抛出的斩刑令落地,顿时飞沙走石,乌云密布。一个红衣赤膊大汉,将手中一碗烈酒饮尽,抡起手中闪着寒光的一尺长刑刀。而大师您,身上挂满了叮当作响的铁链,被人推搡着走上了刑台。两名凶神恶煞的狱卒,将您的脖子,擦洗得白白净净,白里透红。然后他们再一把将您按在刑台上,将您白得晃眼的脖子,塞到刀下。红衣大汉,瞪圆双眼,脸上青筋爆出,抡圆了长刀。眼看您的小命就要呜呼哀哉。说时迟,那是快,突然间狂风大作,哭鬼神嚎。只见一个黑影闪过,刑台上就赫然出现一位高大威严的密宗大师。密宗大师,慈悲为怀,悲天悯人,济世为怀。他不忍见您血溅当场,便堂而皇之将您带走。您被救之后,痛哭流涕,大彻大悟,当即俯首帖耳,求密宗大师收您为徒。从此以后,您就在这暗无天日的冈底斯山下,潜心修佛,为前尘赎罪。”

    紫凌话音刚落,只听冰阳大叫一声好,热情洋溢地表达了自己的赞扬:“紫凌,你太有才了!能编出这么个曲折离奇,跌宕起伏,惊天地,泣鬼神的结局!”

    紫凌有些惊讶,正打算思索一下,自己平庸流俗的故事和惊天地,泣鬼神的关系。突然故事的主角沙诘罗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白里透红,俯首帖耳。我的形象怎会如此?”

    紫凌耐心地劝解道:“大师,您不要太纠缠于细节。主要看合理性。”

    沙诘罗有些不满:“自然也不合理。”

    “哪里不合理?”紫凌表示不服气。

    “劫法场?劫法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沙诘罗道。

    “没错。”冰阳也点头附和:“现在是太平盛世,法制严明。密宗大师也断然不会无视法度,助纣为虐。”

    “那……”紫凌也有点犹豫了:“那沙诘罗大师是怎么从顺天府死牢里来到了这里?”

    “我猜,东方拙作恶太多,法理难容。而且他已经深陷死局,断不会从死牢脱困而出。”冰阳眨眨眼睛道。

    紫凌却立即白了冰阳一眼:“东方拙难逃法网,难道我们看到的沙诘罗大师,是一个鬼吗?”

    “沙诘罗大师自然不是鬼。”冰阳笑了笑:“但是沙诘罗大师,也一定不会是东方拙。”

    “嗯?”紫凌一听大奇,又重新将沙诘罗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道:“大师,你不会又骗我吧?你不是东方拙?那你是谁呢?”

    沙诘罗挤挤眼睛,露出个阴森森的笑容道:“你猜?”

    冰阳淡淡一笑:“有谁会将自己的罪孽,讲得如此从容透彻?所以,大师一定不是东方拙。”

    紫凌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明白了!大师其实是高允!”

    沙诘罗翻了个白眼:“高允那厮,空有一腔怨恨,却不敢造次。懦弱如斯,我怎会是他?”

    “那,难道是小莲的胖子哥哥?”紫凌试探性地问道。

    “切。”沙诘罗仿佛有些愤怒:“贫僧年轻时那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跟那个胖子没有一丝关系。”

    “难道是那个瘸腿的?或者是红脸的光头?”紫凌怯生生地道。

    沙诘罗仿佛彻底被激怒了,他大声嚷嚷道:“你这个丫头,又笨又蠢。若是猜不到,你们二人,就留在此处,与我作伴吧。”

    紫凌也有些生气了。她涨红了脸,恶狠狠地瞪着沙诘罗道:“你这个骗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于我,还居然说,说,说我蠢?想把我们留在此处,你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沙诘罗冷笑了一声,却突然伸出苍白细长的手指,向着不远处的湖面一指。

    这一汪湖水,虽然没有阳光的照拂,却依然发出幽幽的蓝色。

    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妖娆妩媚。

    水面本来平静无波,却在沙诘罗的一指之下,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只见水面突然剧烈翻滚起来,如同滚水沸腾。随即,湖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湖水仿佛活了一样,飞速旋转、抬升,形成一个水柱。

    令紫凌惊讶的是,那两丈来宽的水柱,竟然腾空而起,扶摇直上。一阵龙吟之声过后,水柱竟然从天而降,带着铺天盖地的压力,向着紫凌滚滚而来。

    紫凌慌忙抽出无愁剑,弱弱地举在自己的头上,试图挡住水柱。

    谁知冰阳一个箭步,将紫凌一揽,向旁边一闪。

    而水柱,重重地砸在雪地上,随着一声巨响,地面竟然出现一个两米来深的大洞。

    紫凌倒吸一口冷气,对着冰阳吐了吐舌头。

    冰阳却阴沉着脸道:“说你蠢,真是不假。你不知道躲的吗?”

    紫凌的脸红了红,刚想分辨,却听到身后轰隆之声传来。

    紫凌慌忙回头望去,只见更多的水柱从湖面腾起,整个湖就像被整体悬在了半空中,闪着幽幽的蓝光,巍巍壮观。

    但这样的壮观,紫凌无心欣赏。

    因为铺天盖地的水柱,正向着紫凌和冰阳倾泻而来。

    紫凌只觉得自己如同洪水之中的一页扁舟,被冰阳拉扯着,仓皇逃窜在密集的水柱之中。

    或者说,游弋于水柱之中。

    因为二人很快浑身湿透,行动也迟缓起来。

    水柱开始劈头盖脸地打到紫凌和冰阳的身上。

    随着被不知道多少股水柱击中,紫凌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痛得如同散架。

    她在恍恍惚惚之见,只听见有人在她耳边低声道:“快到湖里去。”

    但紫凌的双脚,如同灌了铅,竟然一步也迈不动了。

    但她发现自己被横抱了起来。

    横抱她的人,快步跑向湖边,并一跃而下。

    在冰冷的湖面之下,紫凌终于清醒了些许。她发现自己正被冰阳搂在怀中。而冰阳,正对着她眨眼睛。

    两人躲在湖面之下,果然水柱的攻击,立即被削弱了。

    但藏首缩尾,完全不符合紫凌的英雄形象。

    所以紫凌一把推开冰阳,打算游到水面,与那沙诘罗正面对决。

    但冰阳将紫凌搂得更紧了,让紫凌动弹不得。

    紫凌有些气恼,便用扭曲的表情,对着冰阳表达自己的不满。

    此时,水面上的水柱轰隆声,戛然而止。

    冰阳放开紫凌,凝神望向水面。

    冰阳背上的恪离剑,突然青光大盛,风驰电掣地向上飞去。

    而冰阳也一个腾身,随着恪离剑跃出湖面。

    紫凌有些不明就里,也慌忙跟着冰阳,向湖面游去。

    等到紫凌有些狼狈地从湖里爬出来,竟然看到,冰阳正笑吟吟地站在湖边。他手中的恪离剑,正不偏不倚,架在了沙诘罗的脖子上。

    而沙诘罗,满脸堆笑地,向着冰阳解释道:“你看,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你们。我就想和你们切磋切磋。我一看到你们跳到湖里,马上就挥停了水剑。而且,我还立马跑到湖边来,打算把你们从湖里救起来。大侠,没想到你的剑法这么好。算是老夫看走了眼。你,你就放我一马可好?”

    紫凌却跳着脚地叫起来:“不能放了这个老骗子!他哪里是切磋?那么粗的水柱,往我的头上砸。我不被他砸死,也被他淹死了。”

    冰阳却微微一笑,将架在沙诘罗脖子上的恪离剑轻飘飘地一收,向着沙诘罗拱拱手道:“大师的水剑出神入化。如果不是大师手下留情,晚辈们如何能站在此处闲话?看大师的武功路数,倒是和您故事中的何静有些相似。想必,大师就是何静夫人的表哥何中堂吧?”

    沙诘罗有些尴尬,对着冰阳点点头:“小友的武功精良,头脑也是出众。在下俗名正是何中堂。”

    紫凌却惊讶道:“何中堂?他不是早死了吗?”

    沙诘罗轻叹一声道:“这引水为剑的功法,确是我何家祖传。当年,东方拙为了得到表妹何静,不惜代价。先是误导叔父投资私盐,后又构陷我在科考中舞弊,害我被流放西南边陲之地。但东方拙是心狠手辣之辈,怕我一日归来,对他构成威胁,便买通当时的刑监唐令,企图在我流放之时,将我毒死。就在我中毒衰微之际,遇到了在中原游历的密宗大师,才得以保存性命。当年我本欲手刃仇人,但当我辗转回到中原,才知道表妹何静,为了给我报仇,已经设计令东方拙和唐令伏法。但是我表妹何静,也已经香消玉殒。我心中悔恨,便出家为僧,从此驻守这金刚地狱。”

    听到此处,紫凌和冰阳不由唏嘘不已。

    紫凌安慰道:“好吧,大师,虽然你的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又将我和冰阳淋成了落汤鸡。我本是极讨厌你的。但是你身世凄凉,我便原谅了你。”

    “呸!”沙诘罗狠狠啐了紫凌,大手一挥道:“我稀罕你们原谅我?既说完了废话,你等就速速滚蛋。”

    紫凌瞥了下嘴,将冰阳狠狠一拽,扭头便走,边走边嘟囔:“哼,古古怪怪,阴晴不定。我还懒得跟你玩呢。”

    冰阳却叹了口气:“大师言语,虚实难测,大概只因大师心中懊恼,潜意识希望自己并非那个,对自己的爱人身死而无能为力的何中堂。”

    万年清冷孤寂的雪山冰湖,经过这华丽丽的一轮折腾,终于再次归于平静。

    沙诘罗站在湖边,神情落寞。他望了望逐渐远去的紫凌和冰阳,涩然道:“我宁愿自己是高允、胖子刘三、甚至瘸腿或者红脸秃头。只希望自己不是自己,昨日不是昨日,来生不负,再世不悔……”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