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不可描述的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不可描述的无敌 > 第五十七章 方玄身世

第五十七章 方玄身世

作者:踏仙路的冰尘
    看着颜无哥前哥短的叫着方玄。

    夏邮不断摇头。

    他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多难。

    假如……

    假如他能和颜无一样,或者是多那么几分无耻,几分不要脸,也许他现在成就会更高,师依也不会被害。

    是啊,这么不要脸,他也许就榜上强者,不用怕没后台。

    最后夏邮苦笑。

    想什么呢。

    我不能这么想,太没脸没皮。

    修炼之道还是要走正道,靠自己努力,靠别人终究是下乘。

    颜无和猫白抽空看了眼后面,缄默不言的夏邮。

    这里有个老实人啊。

    “你别叫我哥了。”方玄轻笑。

    虽然他不介意被人叫哥,但是不代表就真的要有弟弟。

    同时,他吩咐夏邮坐下来疗伤,长右一族对他的追杀是一段难得的经历,那石像的冲击也是有很大的好处。

    “嘿嘿。”

    颜无龇牙一笑。

    他知道适可而止,“开玩笑嘛,活跃活跃气氛。

    话说,方玄你那个……嗯,石像是你触动的对不?”

    猫白也是竖起耳朵。

    方玄点头。

    见状,颜无、猫白心脏砰砰跳。

    真的!

    万古禁忌,恒古无解的谜。

    它居然有一天呈现在他们面前。

    一人一猫都是激动,哪怕秘密只被人撕开一角,也是让人激动万分。

    两者陷入沉思。

    方玄触动石像,那么他是什么身份。

    石像的背后又是什么。

    一大对的问题涌现出现,他们都不知道要怎么问。

    “你怎么会知道触动的?石像到底是什么?方便说给猫某听听不。”猫白忍不住。

    “不能说,它不适合被人知道。”

    这是方玄与这个世界接触一来,第一次没有回答别人问题。

    一般来说他都是有问必答,从不避讳,连自己的存在都随意的道出。

    方玄摇头。

    一人一猫都是失望。

    夏邮反而意外了,他一直以来都觉得恩公属于有问必答,甚至想学神通都会教。

    难道这石像有什么可怕秘密,让恩公都不愿意透露?

    猫白苦恼。

    明明就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可偏偏方玄不说。

    真相之火硬生生被掐灭。

    它不死心,继续道,“不适合别人知道?那你怎么就能知道?”

    “因为我知道不会有事。”

    方玄的话听起来有一种看不起猫的既视感。

    这猫白无语。

    夏邮惊疑。

    这里面真有什么秘密,连一向有问必答的恩公都不说话了?

    方玄见夏邮表情,微微一笑。

    他不说这个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知道秘密的人都不会说出来。

    他没必要去破坏规矩。

    很简单的理由。

    “这玩意是你家弄的?”颜无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让猫白抬头看向他。

    夏邮亦是陷入沉思。

    恩公的身份一直是个谜,他好像无所不知,甚至连谜一样的石像禁忌都恩公知晓。

    可否就这么认为,恩公本身就是处于谜一样的环境。

    本身就是万古谜题的缔造者家族,所以他也如谜般不可知晓。

    很绕口的解释。

    夏邮更加的坚信这个想法。

    “不是,我家很普通。”方玄笑道。

    这石像的秘密他知道,那是因为他亲眼看到了这遍布大地的石像被种下。

    “普通?”

    一瞬间,猫白、颜无甚至是夏邮都是来了精神。

    “他们都是凡人。”

    方玄回忆道,嘴角微微扬起。

    “我爸妈很普通,爷爷奶奶也很普通,一家人都是凡人。

    我爷爷叫方平,我奶奶叫张莲花,我爸妈叫方建国、林梅……”

    说起他家人,方玄由衷一笑。

    方玄这个名字啊。

    还是他爷爷翻字典,绞尽脑汁取的。

    那时候他爸妈心很大,明明都要出生的日子,夫妻两人还去坐缆车。

    缆车坏在中途,羊水也是在那时候破掉。

    方玄就是这么出生。

    用他爷爷的话就是,我家孙子就是天子,在天中生下来的。

    这句话确实没错,缆车就在半空中悬着,说是在天中生下来也不为过。

    爷爷想取叫方天。

    想到这个之后,爷爷直接放弃。

    天,单名一个天字,这种名字太高调,他觉得这种名字,命格如果不是很好的,根是压不住。

    这是老家的一种迷信。

    贱命好生养,这就是类似的说法。

    最后翻了下字典,查到了“玄”这个字。

    玄也有天,天空的意思,他方玄也是缆车悬在半空生下来的,正好合适。

    说起来他爷爷还经常夸自己,这名字取得好,经常嘚瑟。

    “……”

    听着方玄讲故事一般的讲着自己事,颜无两人一猫都是愣在原地。

    太假了。

    真的,好假啊。

    普通人家还有在天上生孩子的?

    这么高调的凡人他们没见过,也许有,但是绝不是出在方玄身上。

    打死他们都不信。

    颜无他们都不想再听了。

    方玄这些话摆明的就是不打算说,所以才这样讲的。

    “回去吧。”猫白跳到自己专属王座高贵帝座“夏邮座”上。

    它眯起眼睛,打算消化下今天所见所闻。

    思考下今天的事情。

    方玄出声,“回去之前先去拿一件东西。”

    “恩公要去哪里拿?”

    夏邮依旧是最忠诚,从不问乱七八糟的,只安静跟着。

    “挺近的。”方玄看了下方位地形,“就在那个方向,一千里外的河底。”

    “方玄你在那里落下什么东西了?”

    颜无好奇。

    “不是我落下的,是别人留下的,一件古兵,魔兵。”

    “嗯?!”

    “魔兵?”

    “太古三大魔兵之首,旱魃。”

    听到这名字,疑惑中的颜无瞬间跳脚。

    “你才是难体吧?”

    他极度怀疑方玄才是难体,怎么哪里危险就往哪里钻的。

    帝统势力乱几把招惹就算了。

    今天又是触碰石像禁忌,又找太古魔兵。

    真是不把自己作死不甘心吗?

    “消停点吧,猫某人就跟着你不到十个时辰。”猫白语重心长。

    我太难了。

    无端端被人逮住,还要跟着去送死。

    十个时辰不到,先被十个凶恶修士堵住,这不算什么,小意思,可后面呢?

    长右猴妖群、无支祁、石像禁忌……

    一个个接踵而至。

    如今,方玄不回去,要去拿太古魔兵旱魃。

    猫白伸出猫爪,比划了下,“我心脏就这么点,不经吓的。”

    颜无也是无语。

    让小白凑这个热闹多好,自己怎么就作死非要来……

    ……

    8.。.8.()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