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许久结婚记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许久结婚记 > 第四章 模糊的爱人(四)

第四章 模糊的爱人(四)

作者:骆见
    中午还晴空万里,但傍晚时分,居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雨来势凶猛,并不似往常一般,先绵绵细雨然后慢慢成长起来,而是速度很快的,直接落下来厚重的雨点子,在地面砸开乒乓球大小的水印来。

    许女士的牛头恰好在下雨之前烤完,漆黑的牛头在锅里反复淘洗了三五遍,我和许女士才将它砸碎放进锅里。因为牛头太大,不能放进厨房,许女士原本用着小炉子在外面煮牛头的计划只能搁浅,许女士一边咒骂着老天爷找茬,一边喊我:

    “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帮我把这个东西搬到堂屋中去!”于是我遵从她的吩咐,与她合力将火炉和牛头搬进去。但许女士并没有因此舒缓她的情绪,她越来越生气,似乎在生自己的气,又好像在生我的气,又好像在生老天爷的气。

    我是搞不懂许女士的,我也不愿意搞懂她。

    雨渐渐下大了,伴随着雨水,还有雷电在闪烁。远远地,我看见东南方向,雷电宛如在云层中穿梭的龙一样,张牙舞爪,来来回回。

    我打开手机,苏焕没有来一条信息,为了不打扰他,我也没有给他发信息。他人在旅途,应该十分开心,我有千万不开心,也不想在此时打扰他。

    “许久!”我听见许女士一阵吆喝,想来是煮牛头的炭火没有了,他俩已经睡了。

    “许久!”在我起床穿衣的时候,许女士不耐烦地又叫了一遍。

    “来了来了。”我回答道。

    “死人吗!我喊你你倒是答应一声!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许女士毫不客气地说道,“炉子里面想来没有炭了,你去库房搞煤球来填上。火不能断,断了煮不熟了。”

    “哦。”我回应了一声。堂下雨声阵阵,打的天井里面的水泡泡咕嘟嘟地翻涌,这是什么天气呢?从前好像这样大的雨也不常见。

    我披着衣服,也没有打伞,穿过廊子,打开院门。

    库房漏水了。

    天气太干燥,库房顶上的木板有些已经被虫子蛀烂了,墙壁上都是水流的印记。这么晚了,看来只能是明天雨停了再修,我刨了许多尚且干燥的煤球,又急匆匆去填上。大雨瓢泼,天气阴冷,我也冻得不行,看着火苗尚佳,我便准备出去。

    “许久,你要不抱着被子睡东耳房,多搞一些煤球,睡个二三时辰填一些。”许女士又这样说道。

    也好,煤球经了雨,恐怕会熄灭。万一煮不熟,不能给她丈夫接风洗尘,又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况且西耳房也热一些,通常给他丈夫的儿子偶尔回家来住。于是我又披了衣服,从我的小房间出来,抱了被子,睡在堂屋东耳房。我尽量轻手轻脚,不要吵醒在西耳房的他们。

    炭火的味道很能安神,在我和许女士住在那件破房子里的时候,我们用炭火做饭,那时候,只要有炭火的味道,我就感觉很心安。后来许女士有了新的丈夫,有了自己的房间,有了空调,有了电磁炉,再也不用炭火做饭,我便觉得饭菜好像也没有了味道。

    再仔细想来,这也是好事。许女士在失去我父亲后,过了这几年风雨飘摇温饱不足的困苦日子,也许这辈子她也不想闻到这种炭火味了。

    今天的雷雨似乎没完没了,从傍晚打雷一直打到现在。我总在一阵阵突然的雷声中惊醒,又在雷声过后沉沉睡去,在这样的循环中,我似乎感受到了梦魇。

    我好像飞到了半空中,看见雷电自天空而下,一路撕扯着空气,打断了好几条电线,电线被打断的声音不像电视剧中那样冒烟花,而是很清晰地,很明确的爆炸声音。我看见有一支风筝裹在电线上,风筝的线缠着一棵老槐树,雷电从电线开始燃烧,烧到了风筝,烧到了老槐树。我又看见云层中有龙在飞舞,龙头就是那个牛头,它漆黑无比,睁着眼睛,嘴巴里面含着雷电,向我喷出来。

    我被吓醒了。

    然而屋子里一片透亮,什么都没有。我赤脚站在那里,看见顾罗、看见向威威、看见宋宁、看见周蓉。

    向威威对我说道:“为什么你不穿鞋?上学的时候不穿鞋,丢人死了。”

    宋宁也紧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落在家里了?你要不回家去穿鞋,不穿鞋的话,我们没办法带你一起玩。”

    周蓉拿出一双旧鞋子,道:“你先穿这个,放学以后再去。”

    顾罗道:“为什么借别人的?为什么吃别人的?为什么拿别人的东西,为什么还不满足?”

    我在他们的不满中看着自己光秃秃的脚,我希望有人救我,我希望有人来给我一双鞋子。

    苏焕。苏焕在哪里?

    “苏焕!”我满眼是委屈的泪水,我大叫着。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看不到眼前的任何东西。我只是感受到,有人抱起了我,有人用温暖的怀抱保护着我的头,有人喊我:

    “许久!许久!”这声音急促而猛烈,我仔细辨认,这不是苏焕的声音。

    “许久!”有人拍着我的脸,叫我。

    好熟悉的声音。

    “许久!”有人拿毛巾慌乱擦拭我的脸,并用湿毛巾压住我的口鼻。

    “许久!”

    “你看,我去当兵,为人民服务怎么样?”这轻佻而自在的声音,是姚远,对,叫我的人,是姚远。

    可为什么姚远会出现在我家?我梦中没有召唤他呀。

    “许久!许久你坚持住。”姚远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听见有救护车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撞门!快,西边这个门!”我听见强有力的指挥声音,有人好像要破开西耳房的门,那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砸坏门呢?

    在我无尽的梦中,我突然感受到了脚上的冰凉,好像是一滴水,落在了我的脚背上。逐渐地,又有几滴落在我的脚面上,落在我的脸上,我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睛,但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我只能看到姚远在我头顶。他穿着很大的玩偶服,像个橙子一样,他拍打着我的脸,道:

    “许久!许久!”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